本文转载自“沪江法语(hujiangfr)”微信公众号,更多有趣文章请关注→

法语对大众的吸引力不小,但是它的学习?#35759;?#20063;不小。追求速成的时代,很难?#26009;?#24515;学习,于是便有了不少走捷径的人,“法译汉”的水平堪称登峰造极。

哪怕只学一天,日常交流也完全没有在怕的:

当一个人喊你“笨猪”的时候,那是在问好,正确做法应该是微笑致意,并回一句“笨猪”。和他认识的时间长了,他又改?#24515;閔德浚⊿alut),而且见面道别都这么说,可千万别生气,人家把你当好朋友呢。有了之前的经验,笑着?#19981;?#20182;一句?#24503;?#23601;好。

晚上见着了,二话不说,两人先得?#20102;?#34972;(Bonsoir)。这画面已经有些不敢想象,可再来迟一点就不是“?#20102;?#34972;”这么简单了,还得绷女(Bonne nuit),画风着实有些一言难尽。

第一次见面的人,还没搞清楚是谁,就给爱死(Qui est-ce),这是啥道理?

朋?#35759;?#20320;说了句阿比烟斗(à bient?t),一会儿准能见上,或许阿比烟斗具有和阿拉丁神灯同样的神奇力量。

依依惜别的时候挥挥衣袖,丢下一句袄和蛙(Au revoir)。回家路上琢磨半天,这是不是暗示自己下次见面?#20040;?#30528;什么礼物?

除了打招呼,法国人常挂嘴边的就是一句没戏(Merci)。甭管为他做了什么,都回你一句“没戏”。可别灰心丧气,看似吝?#27169;?#20854;?#31561;?#23478;记着你的好呢。

走路上被人不小心踩一脚,八和东(Pardon)看似逃避错误,顾左右而言他,实则是一句真诚的道歉。

法国人听?#24187;?#30333;的时候,动?#27426;?#23601;抛不和瓜(Pourquoi)来询问。说实在的,从小到大这么多年,瓜吃得不少,“不和瓜?#27604;?#26159;头一回见。

而作为一个法语僧,偶尔看一看法语音乐剧,是提升自我修养的绝佳途径。

还记得第一次打开音乐剧——亚瑟王传奇 La légende du RoiArthur的时候,内心澎湃着对这位伟大君主传奇经历的仰慕之情。万万没想到,遭受的却是一场弹幕暴击。

Arthur出场的时候,屏幕上?#26009;幀?#33457;”,难道是说演员美得像一枝花?再三思量,可能是roi =花?

好不容易想明白这一点,弹幕又变了画风,原来“啊喝吐了”也是在指Arthur?!这可能是亚瑟王被黑得最惨的一次。

Maleagant唱词的时候,满屏飘动“发辫好帅”。仔细研究了一番他的发型,并没察觉什么不同之处,一头雾水之际,灵机?#27426;?#21435;查了下男演员的名字,原来是Fabien Incardona。

单是演?#32503;?#30456;,就萌生?#27426;?#38382;题。这弹幕里的水太深了,想要摸清音译的门道,着实不易。

从前法语君以为的法语音译,都是香槟 = Champagne、?#27785;?= Salon、古龙水 = Eau deCologne、可颂 = Croissant、蒙太奇 = Montage……这种高级的表达方式……

随着法语学习的深(胡)入(来),对法语音译的涉猎愈加广泛,才知高手在民间,只能说佩服佩服。

你是怎么用中文盘法语的?

举个栗子让大家开心一下